无耻的偷摸

都市小说   2021-06-14   加入收藏夹


  陶明被小姐骑在身下。小姐掉转着身子,将陶明的物件含在口中摇头摆尾的舞动起来,肥硕的屁股坐在陶明的脸上,使他不堪凌辱,小姐很欢实,在陶明身上扭动起来,湿润的花瓣,在陶明的脸上绽放,把陶明的鼻子都弄湿了,一股带着体味的骚香扑鼻而来,使陶明血脉贲张,心猿意马。
  “咋样?”
  小姐扬起了头,手里攥着他的物件,向他做了鬼脸。“我的水平咋样?”
  陶明没见识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虽然陶明在心理鄙视她,但现在她还是让他很受用的。
  陶明一把把她掀翻在床上,陶明粗鲁的趴上她的身体,他心想对待这样的女人,就是得狠,对她毫不留情。陶明对待她没有一丝的怜悯。
  陶明对于这么一位放荡的女人,心里产生了怨恨,这个女人虽然这么性感美丽,一下子就勾住了他的魂,可是谁都可以上她,她可以把对待陶明的着数用来对付任何的男人,只要这个男人给钱就行,甚至拣破烂的都行,陶明被这种廉价的温柔弄得有点恶心,于是陶明想报复这个女人,他趴在女人身上谋杀前奏都没有,直接进入了小姐的身体,小姐痛苦的一声尖叫。这使陶明非常开心,于是陶明亢奋了起来,他怒发冲冠,血脉贲张,像一个威武的战士。跟她短相接,越战越勇。
  小姐夸张的浪叫,促进了陶明的欲望。干得兴奋之余,小姐腾的,从陶明身下蹿了上来,“来也让我干干你,总是我们女人在身下,现在我要翻身了。”
  小姐将陶明按倒,两只圆润性感的大乳房,像活蹦乱跳的兔子,欢快的跳越起来。
  小姐分开陶明的双腿,压在他的身上,哼唧的做了起来。
  陶明被这个女人弄得浑身通泰, 十分爽快。
  女人越做越猛,张着血盆的大口贪婪的似乎要把陶明吞咽下去。陶明真正的领叫了啥叫淫荡。
  这时候传来三声敲门声,小姐腾得冲陶明身上下来,当时就面色如土,陶明没有明白过来发生了啥事情,就被小姐拉下了床,这使陶明很迷惑。
  “警察来了,”
  小姐小声的对陶明说。
  “你咋知道?”
  陶明懵懂的问。
  “这敲门声是暗号。”
  女人掀起床板。命令陶明道“快进去。”
  陶明慌不择路,顺着床钻进了下面的暗道,小姐也随后钻了进来。然后,她盖上了床板,暗道里顿时漆黑一片。
  “这个暗道是故意设的?”
  陶明问小姐。
  “是的,现在风声这么紧,被抓住可得罚个倾家荡产,所以老板想出这个招。”
  小姐说,由于暗道里非常寒冷,再加上他们都没有穿衣服,小姐主动的抱住了陶明,两只硕大的乳房压在陶明的嘴巴上。使陶明喘不过起来。
  上面传来了说话声,“人呢?”
  一个声音洪亮的人在问。
  “啥人?”
  一个嗫嚅的声音在回答。
  “你别跟我装了,我说的的小姐跟嫖客。”
  那个洪亮的声音更加洪亮了。
  “我这没有啊。”
  这显然是老板的声音。
  “你唬小孩子呢,这衣服,这裙子是谁的?”
  陶明紧张的浑身战栗,他咋跟嫖客连系在一起了,这个离他很遥远的词汇居然跟他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是不是堕落?
  陶明听到老板跟警察的对话紧张了起来。原来警察在抓他们。他居然成了警察的打击对象了。
  “警察同志,我这真没有什么嫖客和小姐,”
  老板辩解的道。
  “我们在这儿等,就是他们上天入地,我也要抓住他们。”
  警察的声音有答谢愤怒,小姐紧紧的搂着陶明,陶明感到到了她身体的柔软和弹性,他也紧紧的报着了她,由于暗道有点逼仄。他们伸展身体就比较困难,久而久之一个姿势待着就很不舒服,陶明感到浑身僵硬起来。
  “这些警察啥时候走?”
  陶明问。
  “我咋知道?”
  小姐抓住他的那个东西,揉搓起来,“这个时候你还有喜这心情?”
  陶明问。
  “这点小事算啥。”
  小姐吃吃的笑,“看不你吓得,都阳痿了。”
  陶明被她这么一弄,还真来的精神。“谁说阳痿,想弄你还是一件比较容易的事。”
  “就你这菜样,行吗?”
  小姐在他那儿掂量一下。“软啦吧唧的,跟棉花糖似的。”
  陶明不再言语,叼着她那颗乳头,使劲的咬了起来。
  小姐惊叫一声。“你弄疼我了。”
  陶明不管不顾的在她身上淫荡起来。很快下身就有了硬度。渐渐的膨胀起来,“我要你轻视男人,我要让你尝识一下男人的厉害。”
  “原来,你好坏啊。”
  小姐撒娇的说,他们毫无顾及的调起了情。却忽视了外面的警察,这给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
  “就是。”
  陶明将她的大腿分开,凶狠的做了起来,由于暗道很小,他们只能做一种姿势,这使他们很不爽,但不影响他们的激烈程度。
  小姐不亏为小姐,无论在啥场合都能进入状态。小姐大声呻吟了起来,在这种场合他们有些忘乎所以。忘记了上面的警察,这对于陶明这么精明的人不哧于是一种讽刺。
  就在他们激情接近疯狂时,床盖被掀了起来。他们的暗道暴露出来。
  “不许动,”
  警察拿着枪对着他们,“都给我出来,”
  陶明跟小姐看到警察都傻了眼。他俩面面相觑。
  武斗琢磨着他手下这俩个漂亮的女人。花娟跟阿香。阿香咱时还不能打她的主意。因为她是彭川卫的女人,想动彭川卫的女人真是吃了豹子胆。所以武斗暂时放过阿香,他绞尽脑汁的想着计策讨好花娟,揣测着怎样才能把花娟的心偷来。
  武斗有事没事就爱往财务室溜达。跟俩位美女调笑。
  “花娟,这儿的工作环节咋样?”
  武斗拿着茶杯坐在花娟侧身的一圈沙发里,花娟和阿香各自坐在办公桌前,打着电脑,轻闲的玩着游戏和聊天,这里不限制工作期间上网,这是武斗对他手下放宽的政策。他说,一个上班整那么紧张干啥,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可以随便上网。
  他的政策使他的属下们欢欣鼓舞,大伙对他赞不绝口。尤其花娟们更是对他大加称赞,还是武斗英明,不像有的领导没事瞎折腾。天天早早就让工人们到单位,拿工人不当人。
  “挺好的”花娟一别敲打着键盘一边说。“没想到,这儿的环境这么好。”
  “就是,”
  坐在一旁正在上网的阿香说。“这里比公司好。”
  “那你们起初还不想来呢?”
  武斗问。
  花娟嫣然一笑,“当时不是不知道这里这么好,要是知道我早就来了。”
  “花娟,你上网都做啥?”
  武斗没话找话的问,“聊天和玩游戏。”
  花娟说。“武矿长,你呢?”
  “我不会上网。”
  武斗汗颜的说。“你教我好吗?”
  “这个好学。”
  花娟莞尔一笑说。“这还用教。”
  “我在个人比较苯,特别羡慕你们这些会上网聊天的人。”
  武斗呷了口水。“花娟,我拜你为师,你一定教会我上网聊天。”
  “这我可不敢当。”
  花娟温柔的看着他,“你是这个矿的矿长,我咋能做你的老师呢?”
  “咋不能,不会的就应该学。”
  武斗谦虚的说。“花娟,你较我好吗?”
  武斗向花娟凑了过去。一股醉人的幽香扑鼻而来。使武斗非常亢奋,他的下身在渐渐的勃起,这使他感到羞涩,他在极力的控制自己,时不时向下身瞄去,看看那儿是不是有所异样,他怕被支起的裤子被花娟看到,那样就不雅观了。
  “这个很好学的。”
  花娟说。“你会拼音吗?”
  “会啊。”
  物斗干脆拿过来一个凳子,坐在花娟跟前。时不时偷看花娟那美丽的容颜。
  他俩的打情骂俏,使阿香夹在中间很尴尬。她不好意思的埋下头,戴上耳麦听起了音乐。音乐的声音盖住了所有的声音。
  花娟身着一件红色的超短裙,上身是一件露脐衫,领口开得很低,武斗的眼睛贼溜溜的往她胸脯上瞄。雪白的乳沟使武斗心惊肉跳,无法呼吸。
  物朵借着跟花娟学习电脑的这个借口,眼睛东张西望的向她下面探去,花娟红色的露脐衫下,裸露出一截雪白的腰枝和丰腴的大腿。这些美好的春光使武斗大饱眼福。他真有种想摸摸这些东西的冲动。
  “会拼音就好办,”
  花娟说。“你先把键盘上的字母在什么位置搞清楚,再学。”
  花娟耐心的教着。武斗佯装专心的听着。其实花娟对他说的他一句话都没听下去,因为他的魂魄早就被她浑身性感风骚的东西勾引过去了。
  武斗望着眼前这个性感的尤物直咽口水。他真想把花娟拥在怀里,他把花娟跟刘美丽比较起来,虽然刘美丽也很漂亮,但她跟花娟比不知道那儿就有些逊色。他说不好,但他有比较。
  “你咋不说话,”
  花娟扬起头来看武斗,武斗正直勾勾的盯着她那雪白有些透明的大腿,因为能看到那上面纵横交错蓝色血管。
  花娟抬起头正好看到他那猥亵的目光,这使花娟的脸腾的就红了起来。十分动人。
  “听你说呢。”
  武斗感到自己的失态,慌忙弥扑的说。
  这使花娟更不好意思起来。她的脸颊绯红了起来,像一个含羞的少女。楚楚动人。
  武斗真想把这迷人的女人弄上床,如果能把这个女人弄上床真是天大的艳福啊。武斗在心里美滋滋的想。
  花娟望着武斗看她的目光有些异样,她便不好意思起来。便怯怯的说。“你回去记住各个地放字母的位置,我再教你。”
  “刚当是老师就拿架子。”
  武斗风趣的说。
  “不是的。”
  花娟更不好意思起来了。她的脸想红霞一样燃烧起来,烧得她耳红脸热的。“我是想让你更好的掌握打字的技巧。”
  花娟越解释越解释不清,弄得她脸更红了。
  武斗看到她陷入这迷人的窘境,更加想挑逗她了。“应该的,当老师就应该这样,明天开始我管你叫花老师,好吗?”
  “你再这样说,我不教你了。”
  花娟娇嗔的说。“你这是坷碜我”“我这是尊重你。”
  武斗莞尔的一笑,他拿出一支香烟,问,“能抽吗?”
  “没事,”
  花娟说。“我不喜欢我叫我老师。”
  “那喜欢我叫你啥啊?”
  武斗故意逗她。
  “去你的。”
  花娟娇媚的说。
  花娟的娇情使武斗看到了生机,“花娟,你是跟谁学的电脑?”
  武斗没话找话的问。
  “自己学的。这就是熟练工种。”
  花娟温柔的一笑,把武斗的魂魄都笑出来了,他的心倏的明亮起来。
  “我能学会吗?”
  武斗试探的问。
  “只要你用心,一定能学会的。”
  花娟边说边跟一个网友聊了起来,“你看看我咋打字。”
  武斗正在等这个机会,现在花娟主动让他看她打字,他便凑了过来。花娟的身体离他更近了,他的眼神游离起来。在她那活色生香的肉体上停留。
  花娟那雪白的肩膀就在他的眼前,这使他春心荡漾。不能自己,他真想伸手摸了摸,不停的嗅着她身上浓郁的香味。使他沉醉。
  “你打字真快,使我眼花缭乱。”
  武斗奉承着说。“我不知合适能达到你这水平。”
  “很好学的。”
  花娟随着她打字的动作,她那性感的身子也随着她打字的动作在不停的抖动着,两个高耸的乳房也在颤抖。似乎要从她那短小的露脐衫里蹦出来似的。
  随着花娟身体的起伏不定,武斗的心也随着她的身体起伏着。也似乎要蹦了出来,她那雪白高耸的乳房似乎也要出来似的。在她短小的衣衫里若隐若现。十分撩人。
  武斗的眼睛像盯着一块肉似的盯着花娟,他的目光继续往下面走。便盯住她那片雪白的腹部,露脐衫是红色的,在它与她下身的短裙连接处,裸露一截雪白的皮肤。十分性感,十分撩人。
  由于红色与白色相间,使她白色的肌肤更加显得白皙细腻了,武斗简直把眼睛看直了。使他呼吸急促起来。
  武斗向她下面望去,只见花娟一双雪白的大腿从裙子里不安分的探了出来。由于花娟坐在电脑桌前。大腿就有了一种向外的张力。使大腿更加性感起来。
  武斗冲动了起来,但他不敢放肆。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欲望。
  但欲望真是魔鬼,武斗望着这诱惑人的一双性感的玉腿,终于将手伸可过去,他也不管阿香是不是能看到他的举动,他不官这么多,也许有阿香在对武斗似乎更有力,最起码花娟不会当着阿香的面跟他翻脸,只要不翻脸他就有希望。
  武斗的手落在花娟光滑的大腿上。花娟没有穿丝袜,武斗的手落上有一种凉爽的感觉,和柔软的弹性,使他非常惬意,心花怒放。
  花娟浑身一颤,她秧起来头,用她惊恐的眼神看着武斗,她刚想喊叫,却看到了阿香,阿香戴着耳麦身体在不停的律动着,可能是电脑里的音乐通过耳麦传进了她的耳朵,使她情绪亢奋起来,她在随音乐忘我的舞动着身体。
  花娟捂住嘴巴,使她的喊声淹没的嗓子里,然而武斗并没有罢手,他的手在她的大腿上,捏着摸着,弄得花娟浑身战栗。好像有条蛇爬上了大的大腿,使她不寒而栗,花娟也没心思用在电脑上了,她在对付武斗的骚扰。花娟在躲闪着武斗,而武斗切得寸进尺的越摸越深。这使花娟大惊失色。
  武斗越来越放肆,他用一条胳膊搂住花娟的腰枝,似乎把她控制起来,另一只手腾出来专门对付她的下三路。
  这使花娟非常气愤,但是阿香在这儿,她又不敢声张,怕阿香瞧出端倪来,这对花娟不好,本来坐机关的人们都无事生事,如果花娟这个香艳的事件,被传出去,那不啻于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联播。花娟从此会被口水淹死。所以她容忍着武斗的调戏。
  武斗几乎把花娟搂在怀里,他看花娟没有表面拒绝他,这使他胆子更大了起来,心想花娟不过如此,其实她跟别的女人没有什么不同,女人有的弱点她都有,他的手更加放肆起来,从她丰腴的大腿上往大腿中间摸去,这使花娟更加慌乱起来,她慌忙的拿手抓住了他的手,可是他的手已经摸到她的内裤,在丝绸的内裤上缠绵起来。


花娟想摆脱武斗的纠缠,可是武斗却越放肆,居然把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放肆的往里摸,这使花娟乱了分寸。
  武斗抱着花娟抱着花娟无法挣扎,他的手摸到她的大腿之间,在她的内裤上抚弄起来。
  花娟没有想到武斗这么色担包天,居然不顾阿香在场,花娟望了望正在陶醉音乐中的阿香,阿香一副冷漠的样子,对于花娟这边的折腾置若罔闻,武斗仍然在深入,他竟然将手伸进了她的内裤,摸到她那杂乱无章的毛丛地带,花娟慌张的抓住他的手,他俩在花娟的禁区旁较量了起来,武斗致意要往里掏,花娟死死的抵御着他的侵略,他俩僵持在一起,这时候阿香站了起来,花娟慌忙推了一下子武斗,武斗也松开了花娟,等阿香出了房间,花娟面红耳赤的说,“武矿长,你这是干啥?”
  武斗恬不知耻的说。“我喜欢你。”
  “流氓。”
  花娟鄙视的说。“以后,你还是跟我少接触,如果不是阿香在我早就让你下不来台了。”
  花娟有些掉脸子,武斗非常尴尬,刚才他摸花娟,花娟没有强烈的拒绝,他以为花娟是默许了,便更加变本加厉的调戏她了,这些容忍都耐于阿香,阿香在她无法声张,只能摸摸的忍受,现在没有可阿香,花娟却便得义正严词了起来,这使武斗很下不来台,他像一只战败的公鸡,落荒而逃。
  武斗抚摸花娟时阿香在场,他本以为阿香如果出去,他对花娟会更加进一步,所以他盼望阿香出去,可是这个阿香却不识趣,使他对花娟的抚摸。始终不塌实,现在阿香终于走了,他想他该跟花娟上床了,因为刚才的前凑已经使他对花娟的诱惑事半功倍了,上床的事,只是唾手可得了,没承想阿香的离去到使花娟跟他翻脸了,这是武斗始料不及的,他灰溜溜的回到办公室,接着想别的对策来对付花娟,因为到嘴巴边的肥肉不能让她溜了,武斗对花娟的抚摸过程,经常在他眼前闪烁。尤其是她那毛丛地带,那种毛狨狨的感觉,非常美好,问暖着他,使他每嵋想起来,心里都暖融融的。
  这么美妙的女人,光摸摸就使他心旷神怡,如果上了,会更使他难忘,他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把这个女人拿下。
  警察经群众举报,在这个小村子里,有人公开组织卖淫嫖娼,于是警察便来到这家饭店,也是陶明和韩雨倒霉,他俩刚找到小姐,警察就来了,警察包围了陶明跟小姐待着的那个包房里。不动声色的四处了望,似乎像找到蛛丝马迹的证据,却认这里曾经嫖过娼。
  这时候一种奇怪的声音飘了过来,好像女人梦呓般的呻吟声,和男人气喘如牛的喘息声,这种声音使人们即熟悉又陌生。
  警察不动声色的循声寻找,这房间里,一定有玄关。他们一丝不苟的查找起来了,警察终于找到了声音来源,声音来源于床下。警察们开始研究这张床,这时候老板面如土色。
  “把床掀开。”
  警察命令老板。老板战战兢兢的来到床前,有些犹豫。“快点,别罗嗦。”
  老板只好猫下腰。慢慢吞吞的掀起了床板。床下一对赤身裸体的男女正搂在一起进行交媾。
  “都给我出来。”
  警察乌黑的枪口对准了陶明和小姐,这使陶明和小姐大惊失色。
  “真是色胆包天,”
  一个年纪大点的警察说。“在这种时刻还没有忘记风流。”
  陶明跟小姐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弄蒙了,当警察将床板掀起来时,他俩都有些懵懂,暗道里很黑,他们在这里想要时间过得快了点,便做了起来,做爱是时间过得最快的消遣。
  陶明跟小姐被带出了暗道,“你俩挺快活,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还能快活起来,真的不简单啊,”
  警察们打趣的说。
  陶明感到无地自容。他垂着头,战战兢兢的站在角落里。
  “把衣服穿上。”
  警察命令的道。“我看到这堆衣服就知道你们藏了起来,果真不出我的所料。”
  警察们得意洋洋的说。“咋样,被我们抓了个正着吧。”
  陶明才感到害怕,他这是嫖娼,如果传出去。还咋样做人啊,都怪自己粗心大意埋下这祸根,警察正在搜索他们,做那份的爱呢,真是鬼使神差。不可理喻。
  陶明跟小姐被带上可警车,同时在警车上的还有韩雨和小姐,没有一个漏网之鱼。
  警车被塞的满满的,陶明双手被手铐铐住,他是被警察塞进警车的,这些被警查抓获的人们,都东倒西歪的被塞进来的,陶明的头部正好抵住,一个女人的肥硕的屁股上,每当车刹车或者颠簸一下,他的头部都会感受到来自女人屁股上的柔软与弹性。这种美好的碰撞如果发生在别的场合,也许使陶明感到惬意,可是这居然发生在警车了,那就应该令当别论了。
  女人似乎感受到了陶明的秘密,她便挪了挪屁股,反而将她的肥硕的屁股压在他的头上,这反而又使陶明难受起来。
  加之车的颠簸,陶明的头部被女人压得非常疼。
  “你能不能不坐在我的头上?”
  陶明抗议的说。“把有压得好疼啊。”
  “这是没办法的事,我也动弹不了。”
  女人也是双手被手铐烤住的横陈在警车里。她撅着大屁股,一半压在陶明的脑袋上,一半擎着,很不得劲的样子。
  陶明们终于忍受到了派出所。警察开始审讯他。
  “你叫什么名字?”
  俩警察威坐在办公桌前,被审讯的陶明坐在很矮的小凳子上。“陶明。”
  “你知道为啥把你弄到这儿来吗?”
  警察问。
  “知道,”
  陶明机械的回答道,“嫖娼。”
  “你是想进去,还是想罚款?”
  警察问。
  “我宁可处罚,”
  陶明慌张的说。
  “那你给你家人打电话,让他们把罚款交了。”
  警察说。
  陶明犹豫起来,这事咋好跟花娟说啊。告诉她来送钱。那她就全知道了,知道他因嫖娼被抓,这还了得,陶明左右为难了起来。
  “你在想啥吗?快点,不然我们就把你带走了。”
  警察有些不耐烦的说。“我们可没闲工夫跟你在这儿闲扯。”
  陶明寻思着给啥打电话?再说了现在都已经是午夜了。这个时候给谁打电话啊,除了花娟,谁会给他来派出所给他交罚款啊?
  陶明想起了庞影,他觉得这件事应该找庞影,不是应该,是他实在走投无路了,现在他发现,无论他遇到啥困难,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庞影。
  冥冥之中似乎只有庞影在他关键的时候才能救他,花娟进去管庞影借的钱还没还清你,现在又管她借钱。而且是这种不光彩的事。陶明很困惑。
  陶明看看审讯室里的种。已经午夜了。警察把他的手机递给了他,催促着陶明打电话。
  陶明只好硬着头皮拨响了庞影的电话。电话里唱着一首凄美的歌。《香水有毒》庞影洗完澡,裹着一 条浴巾浑身湿漉漉的到卧室,她老公早已经洗完了澡,依偎着床上乜斜着她。
  庞影浴罢之后,浑身上下十分鲜艳。美丽的脸颊非常红润,显得她更加漂亮迷人,浴巾只裹在关键的部位。雪白的身子几乎全裸的脱颖而出。这是在她自己家里,她有权这样打扮。设置她脱光了都行。
  庞影的老公望着庞影如此性感的身体,体内开始翻江倒海,心猿意马了起来。
  庞影躺在床上,浑身上下还沾满了水珠。她拿下浴巾在她雪白红嫩的肉体上擦拭了起来。
  庞影的老公看到庞影这么香艳动人的肉体,立刻就冲动起来,他感到口干舌躁。焦灼不安起来。
  庞影侧身撒施着身体,卧室里强烈的灯光晃在庞影身上,使庞影的肉体更显得白嫩,由于她的皮肤细腻白嫩,所以在整身的肌肤都显得白中透着红。
  由于庞影背对着她老公,老公看到她雪白高翘的臀部。是那么性感,给人想要摸一摸的的渴望,老公的手摸向她那饱满的屁股,在那上面揉搓起来。庞影扭动一下身体,似乎在拒绝他,但很快又顺从了他,因为他们一个多月没做了,彼此都有点想。
  庞影在老公抚摸下,身体有了微妙的反映。老公搬过来她的身体。两朵雪白的大乳房像两朵盛开的莲花,十分惊艳。老公凑了过来,从叛逆感影的后面抄住她的乳房,揉搓了起来。
  “你干麻?”
  庞影扭着身体挣扎着。
  老公不理睬她,趴在她的身体上,顿时有种躺在棉花上的酥软。他叼住她那像红枣一样的乳晕,吸吮起来,弄得庞影浑身非常的痒。她像蛇一像扭动着身体。亢奋了起来。
  由于他们挺长时间没有做了,所以久旷的心很快就被老公点燃了。庞影浑身躁热起来,似乎着了火似的。
  老公很长时间没有做了,他想好好的来个前奏,并不急着进入,他要把她弄到最佳的状态,女人在做爱的时候,感情来的都慢,这需要男人有更多的铺垫才能让女人达到快感,做爱不是一个人的事,它是俩个人心与肉的共同的融入达到双方一致的快感,才是真正的做爱,才是高质量的做爱。
  庞影的老公似乎知道这个道理,他不慌不忙的享受着庞影娇嫩的肉体,他的舌头在她那白嫩的肉体上游走,所到之处都会激起庞影体内的涟漪。
  舌头是人们最敏感的部位,所有的美食和盛宴都用舌头来品尝,而且在老公居然用舌头在品尝着性欲。
  老公舌头在庞影身上油来荡去,每到一个部位都使庞影浑身痉挛和战栗。
  最后老公来到她的玫瑰门前,那是一座美丽性感的门,承载着男人梦想的门,门前有片杂乱无章的草地。草地富饶丰盈,长势良好。老公爱惜的在那上面抚摸。一种毛绒绒手感使他沉醉。老公俯上下身去,将头埋在她的大腿之间。望着她那两杉粉红色的门,将嘴巴俯了下去。用舌头撬开那扇门,一股琼浆玉液。喷薄而出。
  老公想一头饥渴的牛,在那片多水的地方吸吮起来了。
  庞影被他弄到春情涌东。浑身上下奇痒无比,她口干舌躁,喘息急促起来。
  老公在桃花圆里流连忘返,品尝着圣果。这里春意盎然,果实累累。老公贪婪的品尝着,似乎这里有无限的资源,使他品尝不尽。
  庞影被他弄的呻吟起来,想梦呓一样。使他觉得非常爽快。他更加勤奋了,在她那丰沛的土地上耕耘起来。
  庞影抚着他的头,他像一头倔强的牛一样,拱着一片地就不抬头了,在那没完没了的弄了起来。
  “你不要这样,这样我难受。”
  庞影按着他耸动的头。说。“我想要。”
  老公并不理她,依然如饥似渴的吮着那条水质 充沛的河流。
  他长时间的吸吮使庞影使不了。她浑身痉挛的扭动了起来,发出歇斯底里的呻吟。
  老公看出端倪了,觉地是时候了,他光表演精彩纷呈的带球运球传递这些无实际意义的花拳绣腿的功夫。最关键的还是临门一脚的功夫。
  老公抬起了头,望着庞影那粉白的脸颊,又趴了上来,在她那猩红的嘴唇上亲吻起来了,她嘴巴里淌出香甜的滋液,润心润肺般的沁人肺脾。
  老公又开始精彩的表演了,带球运球,找准位置,他要射门了。
  射门的一项绝活,一切的成败于否都在这关键的临门一脚。
  老公找到最佳的位置,进入了庞7影的身体,庞影早以的汪洋一片了,她像接纳一位凯旋的将军一样欢迎着老公,因为老公给她的这种幸福不是一般人所能给予的。
  庞影紧紧的箍住老公,他正在一点点的吞噬着他,想要把他淹没在汪洋之中。
  他俩激情的融在一起。室内里弥漫着淫声狼语,和好似痛苦的呻吟。
  他们气喘如牛,血脉贲张,好像有一列列车在床上掠过。
  庞影跟老公做爱从没有像今晚这么感觉良好过。平时他们只是草草了事,似乎在应付差事一样,可是今晚老公也尽力了。他以前从没有亲吻过她那儿,嫌弃那儿埋汰,今晚他是咋的了,咋一上来就亲起来,亲得她骨酥肉软,浑身无力,这个男人咋会突然这么懂得风情来了,他是不是外面有人了,在竭力的讨好她,他的种种怪异的举动使她多了许多暧昧的猜测,这是人的本性的智慧。
  “你今天咋这样?”
  庞影在老公身下气喘吁吁的问。
  老公使劲的动了几下,庞影发出几声情不自禁的惊呼。
  “我喜欢这样。”
  老公在他身上依然动着,他不打算停下来。他要把自己该做的事做完,他忽然比以前勤奋起来了。“这是一种新的玩法,我想让你尝试一下,也算是我给你的幸福吧,这些年来我一直冷落着你,没有给你火热的激情,我现在要把这流逝的东西给你扑回来。你看咋样?”
  “挺好的。”
  庞影在他身下蠕动着身体。使他非常畅快。似乎如卧在棉花上,有一种轻飘飘的美妙的感觉。“我喜欢。”
  “庞影由于工作忙。没有时间跟你缱绻缠绵。”
  老公猛的动弹起来,他气喘如牛的说。“以后我要好好伺候这片土地。”
  庞影浑身一顿战栗,紧紧的夹住他的身体。“你真行,比以前强多了。”
  庞影撒娇的说。
  “是吗?”
  老公并没有停下来,他似乎在跑马拉松,浑身的力气已经透支了。变得气喘吁吁的。“谢谢你的表扬,我会更加努力。”
  “你好棒啊。”
  庞影已经不行了,她的身体变得更加柔软了,几乎要瘫在那里,忽然她浑身颤抖起来,高潮就要来了,就在这关键的时候,一首响亮的歌曲,不识时务的唱了起来。
  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亲爱的……庞影的手机彩玲是庞龙的这首《两只蝴蝶》老公不想让她接这个电话,他在她身体猛动了起来,他想顷刻间结束战抖。然后庞影却使劲的往下推他,并且手里已经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看来电号码,竟然是陶明的手机号,她看了看他身上的老公,她接不接这个电话?这使她大惊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