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的诱惑- 1

乱伦小说   2021-06-14   加入收藏夹

  我叫李小曼,今年26岁。名字是生性浪漫的父亲取的,原因的他非常欣赏陆小曼,所以给我取了个和她一样的名字,也是因为这个名字导致我日后的个性也和陆小曼一样带点疯狂的因子。

  我从小生长在一个中层阶级的家庭里,母亲在我4岁那年因病去世了。她走的时候我还不是很懂事,只是知道妈妈永远不见了。当时在我心中她是一个传统的女性,总是拿社会要求的淑女标准教育来教导我,她非常严厉对我期望也很高,但并不清楚这究竟是不是我想要的!所以在她死去的时候我当时还真松了口气,庆幸自己不必那受到那种折磨了。

  母亲死后我就和父亲两人相依为命,父亲的工作比较忙也没什么时间照顾我,所以在一年之后他又再娶了个刚离婚带着个儿子的女人。于是我多了一个后母和一个比我大两岁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他们结婚一年后后母又为父亲生下了个女儿,从此李家由原来的两口变为五口了。

  对于我的后母琴姨我没有过多的感情,只是既不讨厌也不喜欢。可能不是亲生的关系吧,她对我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只是总有一层隔膜在我们的心里。

  而我那个无血缘关系的哥哥和同父异母的妹妹我则是能不接触尽量不接触,因为我非常怕他们从我身上夺走父亲对我的爱。

  所以我在高中三年级的时候以学校离家远的理由搬出了家里,并且再也没有住回去过。父亲虽然没说什么,但是我看到了他眼中的不舍和难过!我知道我的决定做是对的,这下任何人都动摇不了我在父亲心中的地位了。

  今天是我妹妹李源源订婚的日子,在父亲的强烈要求下我去露了个脸就匆匆离开了,因为我不喜欢那种场合也不喜欢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相对于我的强悍的个性李源源则是娇贵得象朵温室里的小花,柔弱得象被风一吹就倒。

  但我知道这些都是她的表面工夫,实际上她可精得很,从她带着挑衅的眼神我就知道!

  不过我也无意与她争些什么所以也就懒得理她了。

  还有就是每次只要一对上父亲那双担忧的的眼睛我就有些罪恶感,现下比我小6岁的妹妹都已经被人订下来了,而我这个已经26岁高龄却还未有男朋友的姐姐当然是受到各界的关注了。

  父亲总是一见到我就唠叨着要我快些找个男人定下来,却不知道我只贪图享受压根就不想结婚。

  我滴了几滴玫瑰精油到水里,我懒洋洋地滑进浴缸里闭上眼睛享受着泡澡带给我的快乐。

  在搬出来的近7年里我早已经习惯了寂寞,一个人的生活让我感到无比的惬意和前所未有的自由!因此我十分满意自己目前的状况,也不打算给自己找麻烦。

  “叮咚……”一阵门铃声让舒服得差点睡着的我不禁颦起了眉,还没泡够澡的我本不想起身去开门的,但是门外的人似乎不肯罢休地一直猛按着门铃吵得我耳根不得清净。

  我带着怒气不情愿地起身擦干身体套了件保守的睡衣后顶着一张素面走了出去,拉开门正想开骂的时候意外地看见一个我熟悉到不能在熟悉的男人站在门口用深邃的黑眸直瞅着我。

  我觉得我一点不意外他的出现,今天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这种准备。只是没想到他会那么快,他甚至都没换下这套订婚时穿的西装!可见他有多么的想见我!

  一种令人舒畅的优越感和女人天生的虚荣心此时在我心里作祟,我半眯着媚眼风情万种地倚在门边扯动嘴角假笑着对他说“你来做什么?”

  “我想你。”男人仍是眼睛不眨得看着我,许久之后才吐出这几个字。

  “我不想你!去找你的未婚妻去!”被他无意义的理由弄得有些窝火,我口气不善地对他低吼着。男人啊就是不值得信任,下午才订婚晚上就跑出来找别的女人!

  没错!他就是我刚去参加订婚宴的男主角段逸风,也是李源源的未婚夫,现在算起来他还应该叫我声姐姐呢!

  “我想你!”没有被我的虚张声势吓跑,他仍是无面表情地重复着这三个字。

  “滚!我不欢迎你!”我瞪了他一眼后立刻甩上门,孰料他的动作更快,伸出一只脚就往门缝里挤了进去,全然不顾脚上那只价值不菲的皮鞋会被夹变形。

  我使劲地推着门想把他挤出去,但他纹丝不动的坚定表情让我放弃了这项让人脸红脖子粗的拉锯战,我知道就算自己真把他锁在了门外他依然有办法进得来!

  于是我松开手欠了欠身体示意他进来。